当前位置:首页 / 浠水资讯 / 特约报道 / 正文

【浠水文学】怀念著名文学评论家丁永淮部长并附《致深秋白鹭》《望天湖那只鸟》 雷于怀忆丁永淮



丁永淮,(1936~1997),笔名园丁。湖北麻城人。中共党员。毕业于华中师大中文系。历任黄冈中学、黄冈师专教师,黄冈地区文教局干部,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地区文联主席,研究员、高级政工师。湖北省作协副主席及文联第五、六届委员,湖北省文艺理论家协会主席、诗词学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学会、湖北省散文学会理事。1954年开始发表作品。1990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历史小说《东坡情趣录》、《诗仙李白》、《大江东去 》,诗集《杜鹃红》,诗论集《贺敬之诗歌论》、《诗之论》,儿童文学集《苏东坡的故事》、《苏东坡的传说》、《红鸟》,编著《东坡赤壁诗词选》,论文《郭小川诗歌的哲理特色》等。作品多次获湖北省社科优秀成果奖,整理古籍《景苏园帖》获全国美术图书银奖。


《致深秋白鹭》


管它被什么中伤

从空中掉下就掉下

凭一身清白挺立

散花洲头洗血翅

天凉好个秋!

 

还是当年的水田

还是当初的湖畔

真诚是人间最好的起落点

哪怕啄不着半条泥鳅

看西塞山前江水

流呀流千年

品桃花桂鱼,依旧

 

心儿,深沉一点无妨

步子不能不悠悠

冷风何所惧

寒雨何所忧

鞠躬尽瘁的追求里

不会总没有足迹千秋

 

秋天,是很深很凉了

可冬来之前还是秋

不随大雁南飞去

何妨试试双脚和翅膀

踏碎冰封的世俗寒塘

改写一出黄昏的平仄

挥就一个炽热的秋

 

曾欣创作于2001年5月浠水县文化馆



 


《望天湖那只鸟》



一辈子不讨人喜欢
只因你太讲究黑白
分明

风起云涌的日子
太阳受贿而逃
连湖面也倾斜了
你居然还能玉树临风
笃定在望天湖中
观看千古烟云拉起一份正直的竿子


曾欣2014年9月18日摄影并诗






1979年我从十月高中考入浠水中等师范学校英语班,1981年毕业后在三台中学和里店中学教英语。1990年9月,因当时我诗歌创作小有成绩,《星星》诗刋88年二月号发表我的组诗,省作协青年诗学会《屈原诗丛》又出版了第一本诗集,因而我被从里店中学调入浠水县文化馆,担任业务文学创作辅导员,与周正藩、何存中、汪洋三位老师同事。时任黄冈地区宣传部副部长、著名文学评论家、诗人、苏轼研究专家丁永淮老师为我的长诗《诗之归元寺》写下了充满期望的二千言诗歌评论,对我鼓励很大。次年,丁老师又为我写下这幅字勉励我。后来天公无眼,丁部长在鄂州出车祸辞世,闻惨讯后我哀伤之很多天。前几天老婆清理书房,在一堆邮册中翻出了这幅珍贵的墨宝,又让我陷入伤心中。愿丁永淮和王英二位恩师英灵在我的心中长生、与世间日月同辉!发我昔日的两首诗歌以作怀念。


《致深秋白鹭》


管它被什么中伤

从空中掉下就掉下

凭一身清白挺立

散花洲头洗血翅

天凉好个秋!

 

还是当年的水田

还是当初的湖畔

真诚是人间最好的起落点

哪怕啄不着半条泥鳅

看西塞山前江水

流呀流千年

品桃花桂鱼,依旧

 

心儿,深沉一点无妨

步子不能不悠悠

冷风何所惧

寒雨何所忧

鞠躬尽瘁的追求里

不会总没有足迹千秋

 

秋天,是很深很凉了

可冬来之前还是秋

不随大雁南飞去

何妨试试双脚和翅膀

踏碎冰封的世俗寒塘

改写一出黄昏的平仄

挥就一个炽热的秋

 

曾欣创作于2001年5月浠水县文化馆



 


《望天湖那只鸟》



一辈子不讨人喜欢
只因你太讲究黑白
分明

风起云涌的日子
太阳受贿而逃
连湖面也倾斜了
你居然还能玉树临风
笃定在望天湖中
观看千古烟云拉起一份正直的竿子


曾欣2014年9月18日摄影并诗

作者诗歌作品80年代曾经多次公开发表和获奖。《星星诗刊》1988年2月号、《诗人》《诗中国》《长江文艺》《芳草》《湖北日报》《湖北青年》《鄂东文学》《赤壁文学》《中国青年报》《武汉晚报》《武汉青年报》《安徽青年报》《青年科学》《鄂东晚报》(作家专版)《黄冈日报》《散文百家》《长江诗歌》等。报告文学选入《红旗出版社》出版,个人出版过诗集《寻找妈妈的萤火虫》,结集有《哲理短诗100首》《纵横浠水都是情》《短诗吟》。多次获得黄冈地区青年诗歌大奖赛二三等级奖、湖北青年诗歌大赛优秀奖。1984年协助恩师王英老师创办浠水《乡风》诗社首任社长、主编。后重点转向摄影创作和互联网应用,2016年成为浠水县第一个加入中国摄影家协会的摄影师。)



忆丁永淮
添加时间 : 2017/11/29 10:15:47
作者 : 雷于怀   来源 : 黄冈新闻网


        丁永淮离开人世已经二十年了,我老想着要为他写点纪念性的文字。

        老丁是湖北知名作家、诗人、文艺评论家,曾任过省作协副主席、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东坡赤壁诗社副社长兼主编,为湖北省与黄冈市的文化事业作出过重要贡献。

        我与老丁相识于1964年8月。当时,我从华中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分配到黄冈中学教语文,老丁正担任着学校语文教研组组长。从此,我们开始了终其一生的交往。他出生于1936年,长我六岁;也是华师中文系毕业,早我五届。因此,我俩的关系,应该说,他是我的老大哥、老学长、老同事、老朋友。

        在黄冈中学,我们过从较密。一个重要原因,我们都喜欢写作,而他还在报刊上发表过诗文,令我十分钦佩。那个年代,能将自己的文字变成报刊上的铅字,是很不容易的。我不如他。因此,我常怀敬重之心,到他房里坐坐,谈谈教学,谈谈文学,也谈谈家常。老丁和我一样,并不健谈。但彼此很真诚,能谈得来。他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事,也愿对我讲。比如,他家成分富农,在那个年代,必须“与家庭划清界限”。他有个老母亲,不能回家看看,更不敢接到学校来住,总觉愧疚不安。

        交往中,老丁给我的印象,除为人诚实外,特深的还有八个字:十分勤奋,注意积累。爱好文学的人都喜欢读书。他读得特别多,涉猎面很广。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一些文艺理论专著,什么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他都抱着啃。“文革”中,这些东西不敢读了,他就读马恩列斯的哲学著作。他读书,有一个非常好的习惯,就是坚持写读书笔记,做卡片摘录。一本又一本,一摞又一摞,加上那工整、清秀的钢笔字,一看就叫人钦佩不已。老丁后来能写出一些有分量的文学评论,与他的勤奋和积累是分不开的。我虽然也读点书,偶尔也做点笔记、卡片,但没有他那么勤奋,更没有他那种长期坚持、锲而不舍的精神。

        三十余年交往,如实地说,我对他的帮助少,他给我的帮助多。我自知文字功底不如他,写的东西,常请他修改。老丁改过的,我感到总是条理更清晰,观点更鲜明,文字更简洁。他写的东西,往往也拿来给我看,听听我的意见。有新书印出,一定要签上名送我一本。有什么写作课题,也往往拉我参加。1982年,长江文艺出版社约他编本《楚天诗话》,他特地挑好一首文天祥的诗,要我写篇赏析的短文。还是这一年,他和老领导方道南发起成立东坡赤壁诗社,也拉我一起参加筹备。

        三十余年交往,有三件小事令我难忘:一是1966年冬的某一天,他突然送我一包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我不认识。他说,这是“柿花”,从老家带来的。柿子将熟时,摘下来切成薄片,丢在屋瓦上日晒夜露,干后再收藏起来。“柿花”非常好吃,五十年过去了,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甘甜的“柿花”。想起它,我就想起老丁的友情。二是1967年,他见我参加工作三年还没有钱买手表,就主动掏出120元,借给我去买了一块上海表。我则每月从五十元的工资中挤出十元钱,用一年时间还给他。整借零还,一般关系是不会这么做的。三是1972年秋,我到黄冈地区文教局工作,领导安排我到武穴中学去调研,写一篇提高教学质量的材料。当时极左思潮,周恩来总理有针对性地提出“政治挂帅要落实到业务上”。于是教育战线开始重视文化课,有的地方还恢复了考试。我花了个把月功夫,就武穴中学理化课把教学与实验结合起来,提高教学质量的作法,写了一篇经验材料。回来送给老丁修改,然后印发下去。谁知他看后什么话没有说,锁进抽屉里,再也没有拿出来。我颇有点不高兴,又不好问他。第二年春,全国突然由批左转为批右,教育战线也跟着“反复辟”“反回潮”。我这才明白,老丁有先见之明,不用这篇材料,实际上是保护了我。不然,我有可能因为这篇材料而遭到批判。

        三十余年交往,毫不夸张地说,我们始终保持着高尚纯洁的友谊,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君子之交。1997年11月24日,老丁因车祸不幸去世。我怀着悲痛的心情,写了一首小诗《哭丁永淮》:“天因悲恸异,凄雨挟冬雷。运命偏多舛,蕙兰总易摧。相交如淡水,同气胜春醅。怅望文星落,潸然奠几杯。”其中“相交如淡水,同气胜春醅”二句,是我与丁永淮三十余年交情的真实写照。 

(责任编辑:康丽丽)


运营:浠水金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本公众号商务合作:0713-4236877

投稿请联系微信号:xishuizaixian
抖音平台号:xishuicomcn
浠水在线网站:www.xishui.com.cn
免费入驻浠水同城小程序


欢迎关注浠水在线公众号  免费收到更多的实用资讯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关于浠水三角山旅游的品牌口号构想的简要说明

上一篇:【月湖夜话】《瘌痢》:浠水人杨跃进搜集的民间故事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
自定义Html广告-新闻频道边栏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