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浠水资讯 / 浠水历史 / 正文

【浠水传说】流传在浠水的传奇:分家迁徙之路


迁徙之路

 

中国历史上,人们迁徙的脚步从未停歇。即使在最严酷的大集体时代。

历史上的迁徙,按意愿来分,一种是被迫,一种自愿。

 被迫的情况,一是战乱,原来的家园被毁,无法安生。一种是政治命令,包括升迁、贬谪、流放,或者是大规模的政治运动。比如清朝时期的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家谱上记载,祖上是从江西瓦西坝(或者瓦屑坝)迁移到浠水就属于这种。还有一种是避仇或者避债外迁的。

自愿的迁徙之路,一种是“树大分叉、儿大分家”的家族分蘖,还有一种,家族中某一人或多人到外谋求发展,在外落脚生根,或者就近娶妻生子或者将原来的家小带过去,形成新的族群。

记得很多年以前,父亲跟我讲过家族自然分蘖式的一种迁移。

准备迁移的族人,通常是一个大家庭中的小家庭。事前几个主要当事的男性成员,私下进行秘密商议。得到默许。主要是财物的默许分配。一般都遵守“穷家富路”的规则。临行当日,大家族的其他成员没有人知道行程。选择要走的当家人,会私下请人占卦。确定方向。然后在夜半其他人都熟睡的情况下,带着自己一个小家子开始,背了包裹、锅碗瓢盆等简单的家用出发。按传统的说法,其他人送行或者知道了行踪不吉利,还有一个说法,知道了行踪,到了目的地以后,被地主知道,会被认为有谋夺别人好风水的嫌疑。所以,所有人都故作不知道,不送行。出行的人,以天明碰到行人即停。通过估计这个时间步行的行程,一般在20公里以上。停下来以后,首先私下暗自查看附近的风水。如果觉得不好,晚上就继续前进。如果碰到了好的风水。则停下来,备了礼品,拜访地主。商谈能否在当地安顿,做佃农。这是农耕社会最现实的,符合双方需要的。在和平年代,一般会得到允许。如果地主不允许,但是迁徙人又请人堪舆,非常中意某个地方的风水。就有一些特殊情况发生。

一种情况是,先在附近落脚生根,慢慢地再想办法。在合适的点上建阴(阳)宅,以谋子孙永远兴旺发达。

另一种则是以病来磨地主的耐心和同情心。获得建阴阳宅的地址。

第三种则是用死亡来博得同情心,这个死亡包含自杀等非正常死亡,寻求阴阳宅的地址。因此发生的故事充满传奇。

这些真实意图,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更不能给地主明示,某块风水相当好,宁可自杀来寻求得到。

而古时的工匠艺人,包括堪舆的。都有一套很严格的规定。这些规定直到改革开放前还存在。即,守口如瓶。因为艺人是走家串户的,在给别人提供手艺服务的时候,肯定会跟主人家有交流。所以信息比较灵通。这样就免不了知道人和人之间的恩怨情仇。如果口风不严,东家与西家刚好是冤家,艺人从中把这些信息都互相透露了,惹起纠纷。以后就会没有人再请你做工了。等于自断谋生之路。另外,相关的人,恐怕也要找你麻烦了。所以,艺人的人品要严格把关。所有的师傅都会这样严格要求。

当一个家族的分支在某处安定下来以后,不管多远,会派人返回故里进行联系。在族人续修族谱的时候,把这一支也写进去。并备注清楚新迁的地址。以后如果这一支单独续修宗谱,就会备注出处。这就是一种光大门楣的事情。寻根问祖的人回到故地,也会被当做远行的亲人款待。

当然,所有宗族的迁徙之路,都充满艰辛。而整个社会,不管姓氏,都会给这些迁徙之人一些比较宽容的接待。这是当时社会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这些乡规民约,随着农耕社会的衰败,逐渐跌落历史的尘埃。但是,迁徙之路,从未中断,只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方式有所不同。

 

(作者元某人。浠水袁冲村人,建筑工人。多次为本公众号提供优质稿件。) 


延伸阅读:



据现代学者研究,安庆八县一市,乃至江淮大地(包括河南、江浙一部)有近两亿人口,其先祖均是元末明初迁自瓦屑坝!瓦屑坝,今属江西省波阳县莲湖乡,地处鄱阳湖畔鄱江口,是明代江西饶州(鄱阳)地区的外埠,是中国古代八大移民圣地之一。


中国历史上有几次人口迁移

早在战国时代(公元前475-前221年),秦人移民巴蜀,楚人开发西南,燕国开拓辽河流域,都曾作过一定数量的移民。 


1、秦汉(公元前221--220)时期,北方少数民族匈奴常来侵犯,每值匈奴战败,常把他们的俘虏移居内地。西晋(公元281—318年)时,匈奴、鲜卑以及氏、羌等族人民移居内地更多。在此时期大量胡人南下,在华北地区曾先后建立了许多小国,大量汉族居民从黄河流域迁移到了长江以南。当时政府更把北方原有州郡地方政府迁到南方,称为侨置州郡。例如有所谓南徐州、南衮州、南豫州等。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最大的人口迁移。 


2、在五代十国时期(公元907—960年),北方有契丹族南进;随后又有女真族的金人南下。在南宋时期(公元1133—1279年),华北各地由金人统治,南宋政府迁到临安(今杭州)。这样就有大量女真族人迁人黄河流域,原住黄河流域的汉人又一次大批被迫移居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二次最大的人口迁移。 


由蒙古族人建立的元朝政府(公元1279—1368年)统治了全中国,蒙族人民大量移入内地。 


3、1659年满洲人建立清朝统治中国。满族居民大部进入内地,编为八旗,他们生活在广大汉人之中,逐渐采用汉语;同时满、汉之间也互相通婚。清代末期,满人绝大部分留在内地生活。另一方面,东北的满洲地方早期原禁止汉人前去,但因内地人口众多,而且水旱灾害也常发生,黄河下游山东、河北、河南各省人民开始私下到东北移垦,以后由于俄、日帝国主义妄图霸占满洲,清政府也奖励汉人前往,用以充实边疆。 


4、清代末年(公元1911年),东北三省人口又增至2,900万。在短短的一百余年中,东北总人口从不到100万增加到2,900万,增长近30倍。这虽然仅是国内地区性的人口迁移,但就其人数之多,增长之快,也可算是一次大规模的人口迁移。


瓦屑坝本是鄱阳湖畔的一个古老渡口,是明初移民的集散中心,政府官兵将被安排移民的对象聚集到瓦屑坝,然后上船遣送到安庆府等目的地。因年代久远,移民后代随着传说的递减,逐渐淡忘了具体祖居地,将记忆的思路定格于“瓦屑坝”,似乎“瓦屑坝”成了原居地,这是一种思乡情结的归宿,就像华东等省区只记得“大槐树”一样。实际上瓦屑坝移民原居地分布在江西饶州、九江两府各县。

    瓦屑坝移民迁徙的目的地主要是安庆府及其周边地区。据《中国移民史》第一卷记载:“1389年,明洪武二十二年:至此时,迁入安庆府的江西饶州、九江等府籍移民约为27万……”。这次移民中,汪姓由于人口众多而扮演了重要角色。以至安庆地区现今的汪姓居民处于较多的数量,如桐城境内就有“九李十三汪”之称。


著名的瓦屑坝移民


瓦屑坝移民迁徙原因有两种情况:

    一是元末不堪受元人的虐待而被迫背井离乡迁到荒无人烟的安庆府。中国人是安居乐业的,但元末的强权政治迫使当时许多老百姓无法忍受其屈辱,只好携儿带女另徙他乡。《梅城汪氏宗谱》记载:全一公因元末战乱携子迁桐,大明定鼎,全一公复迁回江西,其子留居桐西梅城寺保(今属新渡镇桐圩村)。据老者口传,元朝末期,统治者面对汉民族的不断反抗,为了加强对汉族的统治,为了有效阻止百姓逃跑,他们分派士兵驻入百姓家,百姓喊这些士兵为“鞑子”。规定每个“鞑子”管理五户汉人,五户供养一个“鞑子”,这一管理模式迫使汉人失去反抗能力,士兵们晚上驻兵营,白天分散管理五户,那时人民没有一点自由,说话受到禁锢,行动受到监视,交往受到阻挠。凡可作武器者,诸如锄头、“排刀”(菜刀)、锅铲、火钳等交由鞑子掌管,需要时经同意后发放,做饭前逐户领取排刀”(菜刀)、锅铲、火钳,饭后再收回。晚上不许点灯。鞑子可在所辖五户中轮流吃住,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尤为汉人所耻言者,凡新妇新婚之夜必由鞑子陪睡,平时鞑子可随意挑选民妇陪睡,民户生的孩子必须喊鞑子为“鞑鞑”,后演变为称父亲为“大大”,这一带有耻辱性的称呼竟延续到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我听过不少小伙伴就是这样称呼其父亲的。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终于有人想出了主意,鄱阳湖一带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反元斗争。

    元末某年八月中秋,江西九江、饶州等府百姓象往年一样,亲友间互送月饼,但与往年不同的是,这次月饼馅里都夹有一张小纸条,条子上写着“杀了鞑子好过年”的话,并相约腊月三十晚上一齐动手杀鞑子。

    那年年夜,江西鄱阳湖周边,男女老少齐动手,五家联合动杀机。盘踞在饶州、九江等府县的元朝统治者,一夜之间被杀了个精光。这就是瓦屑移民后代所津津乐道的“杀了鞑子好过年”的故事。杀了鞑子,个个心情舒畅,人人喜笑颜开。新年初一,邻里互相拜访、探望,看是否杀了鞑子,或交流杀鞑子的情节、紧张的心理。

    这场斗争,无疑是江西九江、饶州等府的人民取得了胜利,随之,元朝的统治也宣告结束。这个故事是安庆府移民家喻户晓的故事,因为这是他们始祖在江西的最后一件辉煌。

可惜好景不长,数年后,鄱阳湖东的大量百姓被新建立的大明王朝强行迁至安庆府等地,但这些移民及其后代因此演变成了一个习俗:每年正月初一,邻里互相串门,互相问好,畅谈前一年的收获,交流本年度的设想,互相祝愿今年更比去年好。桐城有一个歌谣:初一不出门,初二拜新灵,初三拜母舅,初四拜丈人。这只能代表桐城境内挂车河以北地区的习俗,是皖北习俗的延伸。以南地区的习俗是:初一串邻居,有丧拜新灵,初二拜母舅,初三拜丈人。这一习俗桐西南及安庆市辖其他数县都是这样。

    第二情况即为明初的强制移民。属这种原因遗民的规模比第一种大得多。元朝灭亡,新建的大明王朝,为恢复经济、发展生产,实行了全国范围的移民政策,如山西洪洞移民,北平枣强移民,还有南昌筷子巷、朱市巷移民,江西瓦屑坝移民只是其中之一处。明初的移民的政策是相同的,其强制性与洪洞移民大同小异,从以下几点可以看出。

1、为防止移民逃跑,官兵们把他们反绑起来,然后用一根长绳串连。据老人说,这一绑居然还绑出习惯来了,安庆府的百姓无事时都喜欢倒背着双手,交于背后。当然也有据说是洪洞移民专利的“解手”一词。

2、迁至安庆府后,兄弟不得居于一处。如通过查阅桐城境内《三安汪氏宗谱》、《云天汪氏宗谱》、《倒流河、觉林寺汪氏宗谱》等得知,桐城境内从鄱阳迁来的几支近房兄弟,都不是住在一起的。苍龙、乌龙兄弟,一居白兔湖边的将军庙,一居枞阳(原属桐城)境内陈家洲的六百丈;庙荣、庙龙兄弟,兄居双港镇上坂村,弟居青草镇三畈村;

3、迁至安庆后不得再回原籍。从两件事可以看到:一是安庆府移民没有与江西再有任何联系,老家具体居何乡都不知道,只知道瓦屑坝,就像洪洞移民只知道“大槐树”一样。二是从安庆地区独特的厝柩习俗可知。人们迁到安庆府后,期待着机会再迁回江西,人死后不愿埋入土中,只停柩于地面,等待回迁时方便,但年复一年,天长地久,人们觉得无回迁希望后,只得再埋入土中,但还对回迁抱有幻想,浅埋委棺,可见民心所向是迁回江西的,只有政府长时间实行高压政策,才保证了移民定居安庆。移民的思乡情结因此形成了安庆府独特的埋葬“两步法”。

4、瓦屑坝移民与江西原籍无任何联系。与历史上其他移民不同的是,瓦屑坝移民同洪洞移民一样不再与江西原籍有任何联系,如乾隆年间迁至陕南的安庆移民,大都与安庆原籍还保持着联系。他们没有迁回老家的原因除了移民们在此治家立业后不便回迁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禁止回迁。

    据考证,瓦屑坝今在波阳县西南十余里莲子湖西,据该村《朱氏宗谱》等记载,瓦屑坝已变为“瓦燮”。


(延伸阅读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百度词条、搜狗百科等)



本公众号商务合作:0713-4236877

投稿微信号联系:xishuizx
抖音平台号:xishuicomcn
浠水在线网站:www.xishui.com.cn


0
自定义html

下一篇:“浠水欢乐世界”公众号今天申请成功

上一篇:【浠水人物】胡天桃,一个浠水籍红军师长的铁血悲歌!

网友留言评论(0)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最新投稿
人气排行
精选图文
自定义Html广告-新闻频道边栏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