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浠水资讯 浠水历史浠水历史悲歌:日寇盘据浠水县城那血雨腥风的49天!

浠水历史悲歌:日寇盘据浠水县城那血雨腥风的49天!

  • 2018/7/21 23:55:36
  • 来源:网络
  • 编辑:浠水在线网站
  • 642
  • 0
  • 0

日寇盘据县城的四十九天

1938年10月17日,日寇的铁蹄踏进了浠水县城,从这一天起,到12月4日,一共在县城盘踞了四十九天。在这血风腥雨的四十九天中,日寇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使县城人民遭受了空前的浩劫,给这座千年古城留下了万世难忘的家国仇,民族恨!我曾看过清史《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不禁掩卷惊异,毛骨怂然。可是我耳闻目睹日寇在县城所犯的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法西斯暴行,更是惊恐骇怕,永世不忘!


1938年4月,抗日的烽火己蔓及长江中游,日寇开始进攻马挡要塞,企图进犯武汉,浠水县城成了保卫武汉的前哨,当时在浠水集结了国民党第2集团军孙连仲部、28集团军王赞绪部、21集团军廖磊部、68军刘汝明部和川军许绍宗部等等三十多万人。抗日大军分散驻扎在县城附近村庄。全县人民为了保卫家乡,保卫武汉,在五、六月间投入劳力三十多万人次,在浠河南岸上自白莲,下至兰溪挖了百里战壕,并在县城沿河修筑暗堡,处处进行了伪装,准备在县城一带与日军进行大决战。但是到田镇失守后,日寇陆海空三军并进浠水,特别是曰机轮番在我军阵地狂轰滥炸,此时,廖磊部奉命调罗田,孙连仲部调往河南潢川。1938年10月17日,日寇13师团获州立、30师团龟沼部及第3师团腾田部,在飞机的掩护下,从蕲春进攻浠水,一路经丁司垱径逼浠水县城。他们在大炮的掩护下,分东南西三路扑向县城,于下午四、五时涉水渡河,杀进城来。当时,约有一千二百多名来不及撤退的伤兵和扶老携幼的难民惨遭杀害。有的是被子弹击毙,有的是被刺刀刺死,还有被砍成两半的残肢,马路两旁东倒西歪横着死尸,沿途稻田堆着死尸。城内文庙是战时临时医院,二十多名重伤员来不及抬走,都被丧心病狂的日本强盗用马刀杀死,有的开肠破肚,有的断头剁足,有的劈成两半,种种法西斯的手段在这里都能看到。


这些可怜的抗日战士竟在文庙暴尸四、五十天,直到日寇撤走后,县政府派人在县城内清理尸骨时才被发现,人们才目睹了文庙内外的惨景。日寇进城后,当时有些居民吓得在街上东躲西藏,对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不论男女老少,日寇也举起了屠刀,一弹一个,把这些仓惶逃命的平民作为活靶子枪击在街头巷尾。与此同时,这群如狼似虎的鬼子兵挨家挨户地见一个杀一个,那些被杀的多是染病在床的老年人。这一夜日本鬼子兵的血腥洗劫,全城十室十空,枪炮声、铁蹄声,把这座千年古城变成了血腥的屠场。据后来统计,有一百三十多人惨遭杀害。


第二天,日寇为了使柳界公路畅通无阻,县城的鬼子兵奉命抢架南门大河浮桥。要在己被炸毁的老大桥的桥墩上架桥,不是很快能办得到的事,一缺劳力,二缺材料。但是鬼子兵仗着凶残横暴的野性,当天到四乡抓来了一些老百姓,他们把抓来的人分途押到跃龙门树行扛大杉树和到大街上的商家去扛门板,不到一天的时间,树行的树扛光了,街上的门板拆光了。他们把这些中国人当牲口,不管饥饿,不分昼夜,抢架浮桥。稍有怠慢或丁点不满,即被抓起来,用力摔在地上,跌得头破血流,口吐血水。爬不起来的,还会被踩上一脚。桥架起来了,有十多人被打死打伤,余下的又被押到城内去当苦力。


日寇留守的驻地,就设在福音堂内,可这分明是阎王开饭铺—鬼上门。四乡的老百姓哪个敢进城呢?因此鬼子就感到食物的缺乏。于是,他们又使出那强盗的野性,从第四天开始,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下到四乡去打劫行掳。每到一地,见猪狗鸡牛就杀,见粮食蔬菜就拿,见人就捉,稍有反抗,非砍即杀。临走时,还要放上一把火,烧谷堆,烧房屋。有次在云路口附近,看见一个少女就强奸,其母上前阻止,当即被强盗杀死,其父上前,也被劈死。少女反抗,鬼子就用刺刀刺进她的下身,致其惨死。这一家三口,后来被乡亲收葬,合埋一处。象这样的家庭还有几家,都是家破人亡。特别是云路乡受害最为惨重。有一天,日寇到云路口张家寿湾抓住了一个打脾寒的老人张席扬,又在邹家上湾捉到一个同样打脾寒的老人邹立全。鬼子兵把他俩带到云路口邱合兴油坊内,经汉奸翻译说明是要他俩负责代购蔬菜,不然就将他俩枪毙。张原在云路口做牵面生意,一字不识;邹是个种田人,略识几字。俩人迫于日寇的淫威,只好答应到四乡采购粮食、蔬菜和猪牛,这样就在云路口设立起了蔬菜市场。日寇还把抢来的耕牛、食物统统放在邱合兴油坊内,专供日寇的需要。农历9月上旬的一天,日寇又要张、邹二人成立维持会,任张为会长,邹为副会长,下设四个分会:第一分会设在阎家河,由邹又斋负责:第二分会设在花凉亭,由马国先负责;第三:分会设在翟家铺,由綦之农负责;第四分会设在方郭铺,由陈少青负责。于是由这四个分会负责采购食品,向福音堂日军司令部送去。开始时,日寇用食盐换食品,如一斤盐换一斤菜,老百姓也高兴换,因此日军也得到了源源不断的蔬菜。从此便有四乡维持会的人送菜和各类食品到县城来,守城的鬼子兵开始要严格盘查,方才放行,后来渐渐放松了,让些老百姓回城,维持会也搬到城内苏家巷李耕馀家。虽说这个日伪维持会为敌人办事,减少了鬼子下乡打劫,使老百姓敢在家喘口气,但维持会里却有一伙趁火打劫的黑良心的人,到乡下强买不把钱,喑中把日本人给的菜钱私下分吞,这可坑苦了许多善良的乡亲。这个维持会仅仅维持了二十二天。张、部二人后来被县政府处决了。


不久,两路西犯的鬼子兵,一路沿浠罗公路到罗田蒙蒙山,被我军伏击,打死六百多人,我军还缴获了大量的枪支、马匹和大炮;另一路沿柳界公路到达黄冈,同样受到我军的阻击,因此,不得不退回到浠水县城。由于害怕再次遭受打击,而县城又无险可守,便于12月3日仓惶撤出县城,龟缩到巴河、兰溪两镇去了。4日,县政府从蔡河搬到河东夏氏祠,城内居民也陆续回城。只见马路和大街上到处死尸遍地,腐臭气味冲人,一些野狗到处乱窜,互相厮打,争抢尸骨,见有人来,睁大红眼,露出呲牙,的确骇人!这空前的浩劫,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也不应该忘记!


著文:徐又俊
整理:张春松
成稿:1999年

自定义html
赞(0)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