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浠水资讯 浠水人物浠水有个曾欣

浠水有个曾欣

  • 2018/2/1 20:35:56
  • 来源:张月斌
  • 编辑:浠水在线网站
  • 943
  • 3
  • 0
浠水有个曾欣
                                                                          张月斌(文.摄影)
 
         我第一次见到曾欣是在一个农村“开秧门”插秧的季节。当时朋友约我到黄冈浠水拍农民插秧。我们早上从武汉出发,赶到浠水已是上午10点。只见路旁站着一位30多岁的男青年,穿一套户外摄影服,背一个大大的摄影包,拿一部尼康D3X70—200长焦。朋友介绍,这就是今天活动的向导曾欣,当地的摄影名人。看来曾欣巳在此等候多时,见到我们并无过多寒喧,直接把我们拖到了“太平寨”。关于这次活动,我在一篇文章中记录如下:
    “有回浠水县的‘摄友’约我到‘太平寨’拍农民插秧,去了一看,那里有一个湖泊,湖水清澈见底,沿岸青山壁立,白云朵朵,花香阵阵,竹林掩映农舍,草坡满卧牛羊,简直是一个世外桃源。我拍了几张觉得角度有点低,画面有点空,不太理想。那位朋友二话没说,只一袋烟功夫,就把我安顿到一家农民的楼顶上,支上三脚架,喝着茶,想怎么拍就怎么拍。他还从村里叫来了一大帮穿红戴绿的大姑娘小媳妇,牵牛赶羊抱孩子,免费当起了模特。又叫来老艄公,驾着一叶扁舟,朝湖中划来。我不经意说了句:‘有点雾就更妙了’。言者无意,听者有心。他们眨眼间又燃起了一堆稻草,立时风吹浓烟弥漫整个湖面,效果比雾还要‘雾’。原来,这位朋友是抓计划生育的,天天在这里转,连谁家媳妇怀孕几个月了他都了如指掌,你说熟不熟。晚上,村支书请我们在他家小院里吃腊肉鳝鱼就米酒,赏月。此刻,月上高墙,春风拂面,荷塘蛙鸣,竹林笋破。湖中渔火点点,秧田‘布谷’声声。星光下可见牛羊归栏,松涛中又闻黄犬在吠。三碗米酒下肚,微醺,话稠,一身爽。哎呀呀,那个美呀。不多说了,自己体会吧。……”
        这里说的“那位朋友”就是曾欣。当时他在浠水县计生委工作,摄影是业余的。但他主持了一个“摄影俱乐部”,还办了一个摄影网站,许多摄影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我写的那篇文章在《楚天都市报》发表后被很多媒体转载,特别是被几家摄影、旅游网站转载后,引起不小轰动。有些摄友自巳跑去“太平寨”,回来后给我打电话说:没有你写的那么美呀?我问:“找曾欣没?”“没。”是呀,你忽视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嘛。
        第二次见曾欣是一个深秋。罗田县摄协请我去拍“天堂寨”秋色。“天堂寨”是一个很有特点的地方:有鄂东南山水韵味,有地域生活气息,有山区劳动场景,有大别山独有的色彩。更难得的是,这是一片还没有被商业化的“净土”,“天堂寨”名符其实。那天是罗田摄协作东,不知曾欣是怎么知道的,专程从浠水赶了过来。他要我写一幅字,作为浠水摄友作品集书名。开始我一口应承。后来一打听,书名巳有浠水一位书法家写过一幅。我一看,真还写得不错:功底扎实,不温不火,与曾欣他们的摄影作品很协调。我赞成“高手在民间”的说法。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小城市是成就艺术家的最佳环境。浠水这位书法家的字很有味道,是位“高手”。我说服曾欣,没有再写。
       第三次见曾欣是今年初。有个市要为我办个影展,不知谁乱点鸳鸯谱说我拍的“老屋”有点名堂,要我多展几幅老屋。于是我恭敬不如从命,找到曾欣,请他做点调查研究,找点素材。这中间我杂事太多,一直未能成行。没想到曾欣比我还上心,一天一个短信,两天一个电话,把我催去了。到后一看,好家伙,他乘着星期天,把“摄影俱乐部”的“摄友”们都召集去了,还带着模特、服装、灯光、反光板。这些地方他事先踩过点,与人家打过招呼,吩嘱近日不要外出。他经常在这里采风,人人都认识他,说话有人听。有一位90多岁的孤老太太,与曾欣很熟。拍摄时我随便对她的那根枴杖赞尝了几句,老太太以为我喜欢她的枴杖,坚持要送给我,但她强调是“看曾师傅的面子”。“日后要多提携曾师傅”。中午吃饭,我老婆要请客。谁知曾欣他们早安排好了,事先在农民田地里买的蔬菜,自带油盐米面,借农民的锅灶加工一下。材料新鲜,操作卫生,又简单,又节约,又符合中央有关规定。吃得心里踏实,别有一番滋味。我在一次会上讲到这件事,受到纪委领导称赞。我说:将来这个作法推开了,专利是曾欣的,应该叫“曾氏待客法”。
 
自定义html
赞(3)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