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浠水资讯 浠水故事孝道浠水: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追忆母恩

孝道浠水: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追忆母恩

  • 2018/2/1 7:50:45
  • 来源:潘鹤年
  • 编辑:曾欣
  • 1099
  • 3
  • 0

净空大师说:“四种恩最难报,母亲恩摆在第一”。

母亲已乘仙鹤去,如今空馀思念情。母亲走得太早,在人世55年,如白驹过隙,还冇挨到花甲;走得孤零,躺在家里藤椅上,手里还打着点滴,身旁没有男丁送终;走得遗憾,我从县城赶回时,母亲还睁着双眼,放不下的家事太多太多;走得风光,湾上湾下、街坊邻里、亲戚六眷几百人为她送行,村里组织两班人踩龙杠,抬大轿的队伍环着村里的山路转了一大圈,母亲享受了农村对德高望重的老人特有的尊敬。

哀哀母亲,生我劬劳。象中国所有母亲一样,她勤俭仁慈、勤劳奉献、勤扒苦做。在农村,她从冇缺一天工。无论是在大队当妇联主任,还是小队社员,她白天黑夜连轴转,重活累活抢着干,她常挂在嘴边一句话:“我是干部家属,又是党员,不能让别人说闲话”。她从冇享过清福。1983年父亲评为经济师,兄弟姊妹由“吃谷”到“吃米”,全家从团陂一个叫贺坳的小山村迁徙到汪岗镇上。按说可以摆脱“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劳作,但母亲在大集体过累挣工分落下的隐疾,三病两痛药不断,打破了母亲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她从冇出过远门。在大队当妇联主任时,到县城开过3次会,出过最远的一次门是到黄石看望病重的大姑。我1988年借调到武汉某报社工作,采访过父亲的报社总编要我把母亲接到武汉玩几天,她怕给我添麻烦,硬是不肯。她从冇跟上时尚。一块60元的手表带了10多年,棉衣棉裤是当时最普通不过的当家服,二、三十元一件的“的良”、“的卡”,也只有在“出人情”时穿次把。八十年代末期,毛呢料装进入寻常家,她既想添套但又怕我花钱,直到在她去“天国”时父亲为她置了一身藏青马口呢。

今天是5月8日——母亲节。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昨夜西风凋碧树,躲进小楼,“暗中时滴思亲泪”,远在天国的母亲,我想她“只恐思儿泪更多”。母亲的音容像貌,母亲的言传身教,母亲平凡朴实而短暂的一生,历历从泪花中喷涌而出。

母亲是个苦命人。她一生坎坷,命运多舛。母亲民国26年出生在关口青台一个叫杨个细湾家大口阔的家庭,渴望男丁的外公外婆,狠心将尚在襁褓的母亲,用个竹篮提到黄泥嘴张坳一棵大槐树下。尚无子嗣的张家夫妇看过生辰八字,好心地拣了回来,视同己出。由于重男轻女,母亲三、四岁就上山“捂柴”放牛,五、六岁学着洗衣做饭。她曾对我说,舅舅小时候经常半夜要吃油炒饭,不到六岁的母亲还冇得锅灶高,有年冬天晚上从椅子上摔下来还不敢哭。到了十二、三岁,农村的割谷插秧、犁耙耖耕等农活样样拿手。解放后,迎来了母亲的新生。

母亲是个有尊严的人。母亲出身好、表现好,16岁就入了党,1955年与父亲喜结良缘,当年被大队推荐到小公社当干部。在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斗大的字不识的母亲,因不会读书看报,不会记录笔记,不会背诵语录,工作处处受肘,生性好强的母亲毅然回到联群大队(现贺坳村)当妇联主任。我是父母结婚第十个年头出生的,在农村可谓精贵。那十年,父母受尽了邻里是是非非,遭受了家族的冷嘲热讽。爷爷是一个“老封建”,打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旗号,对母亲横挑鼻子竖挑眼,好在奶奶通情达理,父亲一往情深,母亲才艰难迈过了那屈辱的十年。母亲有正义感,我记忆犹新有两件事。我湾有个叫四婆的老人,她家男人潘阁曾任国民党武汉警备区剿匪司令,解放后被镇压。四婆家划成分为反动军官家属、地富家庭,被安排在小队牛栏屋居住,她儿女都在国外,大队隔三差五把她架去游行。母亲总是在夜深人静时把自家舍不得吃的粮食偷偷送到她。湾里还有个叫聋子爹的,原在国民党当炮兵团长,在解放战争期间因耳膜被大炮震破回乡居住。文革期间,也是批斗对象。母亲总是叫我把家里好吃的食物送过去。事后大队有人说母亲阶级立场不稳,丢掉党性。倔强的母亲置之不理,包括二婆寿终也是母亲和几个婶娘帮助料理后事。母亲乐善好施,湾上湾下有口皆碑。在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母亲宁愿自家节衣缩食,也要拿出可怜的物品、食物接济需要帮助的人。至今,湾里的老人还津津乐道母亲的好。文革后期,农村条件稍有改善,我家每年杀头年猪过年。猪的正肉食品要统一收购,猪脏腑、下脚料返回猪主。母亲将猪血、肝、心、肺、肠等清洗后,放在大锅里用片柴炖烂,我们那叫“猪晃子汤”。到了晚上,母亲要用托盘挨家挨户送一碗。看到香喷的晃子汤,虽芡得口水流出来,但满湾一送,最后我们一口也冇尝到。

母亲是个重家风的人。勤读传家、勤劳兴家、勤俭持家,是家族传承的家风。母亲重视子女教育,她常说的一句口头禅:“我吃了冇读书的亏,如果上了几天学,也不指这个样”。虽然母亲冇正规上过一天学堂,但她讲出做学、做事、做人的俗言俚语,我觉得胜过大教科书“洗脑”。比如教么样做学,她说,“花朵要用水浇,细伢要用书教”,“好铁要过三回炉,好书要经百回读”,“三更灯火五更鸡,更是男儿发愤时”,“读书不想,隔靴捞痒”,“养不教父母过,教不学儿之错”。比如教么样做事,她说,“竹子一节节生长,事情一件件完成”,“水泼地上难捧回,时间流逝难挽回”,“一人不会活两世,一天没有两个晨”,“吃饭时别看他人嘴,走路时别看他人腿”,“只有病得死人,没有累得死人”。比如说么样做人,她说,“让人一寸,得理一尺”,“要打当面锣,莫敲背后鼓”,“不吃鱼虾嘴不腥,不做坏事心不惊”,“牛吃亏在角上,人吃亏在嘴上”,“有窗口的屋亮堂,有修养的人稳当”,“云彩厚了要下雨,闲言多了惹是非”。这些以小见大、以浅言深的哲理,在当时特定环境下只是囫囵吞枣,浅尝辄止,到后来参加工作后才悟出点名堂,逐渐成为我受益终生的座右铭。

母亲走了25个年头,我常悔“子欲养而亲不待”。人们常说,母恩深似海,终生难报还。唯此,拟一幅对联,欲作家书寄天国,以慰慈母在天灵:母爱何深,牵肠挂肚一生,岂只怀胎十月;亲恩难忘,霖雨春晖荣寸草,允当反哺千回。

(作者潘鹤年:浠水人,现供职与黄冈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自定义html
赞(3)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