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本地资讯 浠水名人 > 子分类1我的母亲(作者:徐复观,浠水团陂人)

我的母亲(作者:徐复观,浠水团陂人)

  • 2017/7/25 16:06:01
  • 来源:网络
  • 编辑:浠水在线
  • 1630
  • 5
  • 0

我的母亲(作者:徐复观)

本文由珞西小镇提供


我母亲姓杨,娘家在离我家约十华里的杨家塆。塆子比我们大,但除一两家外,都是穷困的佃户。据母亲告诉我,外婆是“远乡人”,洪杨破南京时,躲在水沟里,士兵用矛向沟里搜索,头碰着矛子穿了一个洞,幸而不死,辗转逃难到杨家湾,和外公结了婚,生有四子二女;我母亲在兄弟姊妹行,通计是第二,在姊妹行单计是老大。我稍能记事的时候,早已没有外婆外公。四个舅父中,除三舅父出继,可称富农外,大舅二舅都是忠厚穷苦的佃农。小舅出外佣工,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下巴河闻姓大地主(闻一多弟兄们家里)家中当厨子。当时大地主家里所给工人的工钱,比社会上一般的工钱还要低,因为工人吃的伙食比较好些
母亲生于同治八年,大我父亲两岁。婚后生三男二女。大姐缉熙,后来嫁给“姚儿坳”的姚家。大哥纪常,种田;以胃癌死于民国三十五年。细姐在十五六岁时天折。弟弟孚观读书无成,改在家里种田。三十八年十月左右,我家被扫地出门,母亲旋不久死去,得年约八十岁。每次回忆到我的父亲时,感情多少有些复杂,和回忆到母亲时有点两样。
我曾从界河的总祠堂外面经过一次,从黄泥嘴小镇附近眠牛地的分祠堂经过无数次,但没有在祠堂里面参加春、秋二祭的资格。堂屋供“天地君亲师位”的神龛的一旁,有个竖立的木箱,里面装着好几十册《徐氏宗谱》。十二岁时,曾好奇地偷偷拿几册出来翻过,只见上面印着○—○—○这类东西,莫名其妙,赶快归还原处,怕被发现时挨大人的骂,等于不曾看过。以后出门读书、做事,在家的时间很少。所以对我们这一支徐氏,除了偶然从大人口中听到些片断外,没有正确的了解。据说,从江西迁到蕲水县的第一代,是住在县城东面约五十里的洗马畈。再由洗马畈分一支到蕲水、罗田交界的界河。这一支又分为“军份…‘民份”,我们是属于“军份”。把老百姓分为军、民两份,应当来自明初的屯卫制。由此推测,从江西迁到蕲水、洗马皈,可能是元代的事情。在传说中,我们的故里,实沉埋着一段惨烈的战争历史。距我们村二三里的地方有一山村名金鼓冲,相传在山冲里埋着有金犁金耙;一直传到我小时的民谣是“金犁金耙,挖到的人可得天下”。住在金鼓冲的老百姓姓陈,但一般人说,他们的祖宗牌有前后两层,前面一层是“陈氏门中宗祖”,后面一层却是“金氏门中宗祖”。另一距我们村子约二里有一不太高的山岗,名“杀二万”,相传在这里杀过两万人。我在十七八岁时放暑假回家,有一天和几个朋友游山游到这里,偶然在草丛中发现一块露出的岩石,上面刻着“金小姐殉难处”六字。大家惊疑之下,又在山上寻找,在离此石约十多丈的地方,又在一块岩石上,刻着“金将军殉难处”。而刻石字迹粗劣,乃仓促中所成。把上面的几个片断传说与两石刻结合起来,可以推定我的故里当时曾经受过一场很大的劫难。这可能和徐寿辉在薪水起义有关。
徐氏由洗马阪分到界河的一支,大概是在此次劫难之后。界河分一支到我们现住地的“徐琂坳”,开支的祖人徐琂(我们称为琂祖),有六个儿子,称为六房。我们便是第六房的子孙,前面说到的眠牛地祠堂,即是六房的祠堂。琂祖下来的辈分,是用从一到十来分别。我父亲的辈分是“十”;由此推测,琂祖应当是明末清初的人。
父亲辈分的名字我不记得。学名执中,号可权。祖父弟兄三人,伯祖是一个优贡,曾在下巴河闻一多的上两代教过书,听说八股做得很好。我年幼时在旧书柜中,曾发现他手抄的几厚册诗;字写得很秀,但由他老人家抄诗的取材,及有一册后面附录的自作的几首诗来看,在诗的造诣上并不太高明。
我的祖父行二,和行三的叔祖,都是种田的。曾祖父听说是个举人。曾祖父以上,便更不清楚。在我十多岁时,伯祖父的三个儿子,即是我的大伯、二伯、六叔,已经很穷困。大伯读书连秀才也不曾考到,却不事家人生产,更是穷得顾不了“书香门第”。有一次,我清理七八个破旧书柜,除了有一柜

赞(5)

网友留言评论

2条评论
 
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300
声明:频道所载文章、图片、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并不代表本站立场。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